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596章 平行清穿134

作者:九尾君上字数:2364更新时间:2020-05-04 14:27:09

坐了一会儿,乌灵珠觉得无趣,看着这些命妇们攀比首饰男人,炫耀子女地位,真真没意思。

“太子妃二嫂,三嫂,我来了还没去探望大嫂,乘着现在还未开席,我去后院看看大嫂,你们聊着。”乌灵珠起身领着心腹走了。

三福晋见此也不得不起身去往后院见大福晋,有一个弟妹去了,她这个做嫂子的不去反而不合适;若是被人传出去,怕是会给她安上一个不敬嫂子的罪名,在皇室,这样的罪名可大可小。

被人引进正院,乌灵珠侧目间看到了三福晋,“三嫂怎么也来了。”

“四弟妹能来,本福晋不能来?”三福晋对她没好脸色,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,心底不乏嫉妒;生了三个孩子,短短两个月时间身材就恢复了,嫉妒是嫉妒,她也不喜欢四福晋,越过她便进了正屋。

紧随三福晋身后的心腹还知道轻重,经过乌灵珠时还知晓蹲身见礼。

完琦盯着三福晋的背影,愤愤不平,“福晋,三福晋凭什么这么对您?”大家都是皇子福晋,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儿去;三福晋遇到自家福晋就摆张臭脸,好似福晋欠了她的一样。

“不要乱说。”乌灵珠看了她一眼,见她讪讪的低下头才收回目光,往正屋而去。

进入屋里,完琦、苏嬷嬷则是在外等候并未跟进,田嬷嬷跟进去伺候。

“大嫂,咱们四弟妹来了,说来四弟妹比我还先往大嫂这边来呢。”三福晋挑眉看向乌灵珠,眼底都是挑衅之色。

乌灵珠笑了笑,并未理会,“大嫂可好些了?”

“是四弟妹啊!坐吧。”大福晋满脸憔悴,即便涂抹上胭脂也遮掩不了病态,眼神虚浮,说话是语气也虚弱的很。

“好。”乌灵珠看了一眼下人搬来的凳子,侧身落座;田嬷嬷蹲身见礼,“奴婢参见大福晋。”

大福晋撇她一眼,淡淡点头,不甚在意一个奴才;视线落在乌灵珠脸上,“四弟妹怎的过来了?”

“来探望大嫂,瞧瞧大嫂可好些了;这会儿大嫂都能起身了,弟妹就放心了。”

乌灵珠说完,听见三福晋董鄂氏嗤笑,“还是四弟妹年轻,瞧瞧,一胎生了三个,才多长时间啊!不仅痊愈了,连身段都恢复的这么好;本福晋还没生过孩子,不知四弟妹可有什么秘方,若是有还请不吝赐教。”说完,有意无意的瞟着大福晋。

只见大福晋神色微动,显然是心动了,三福晋再接再厉,“咱们几个妯娌里啊,还就思妇眉的福气最大;才及笄多久就生了,还嫡子嫡女都有了,哪儿像我啊!嫁进皇家也有两年了,竟是一直不曾开怀。”

乌灵珠嘴角抽了抽,很想说就你这最贱的样子三哥也瞧不上,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“三嫂这话就岔了,我们都是嫁入皇家,要说夫妻,咱们都有夫妻。”乌灵珠避重就轻,继续道:“说来我这个做弟妹的要是真有那秘方,还真不能吝啬;可惜,弟妹手里也没有。”

“那四弟妹怎么恢复的这么好?”三福晋轻蔑的笑,显然不信,“当初太医可都说了,四弟妹伤了元气,身子损伤严重;听说当初还血崩了,才两个月时间,四弟妹脸色红润,容貌更甚未曾生养之前,身段也是如此,你说没有秘方我这个做嫂子的还真不信。”

今日出门,乌灵珠纵然遮掩了些许,但也没以前遮掩的那么实在。

“信与不信与我何干。”乌灵珠轻佻嘴角,起身道:“要说我这恢复的这么好,还是我家爷上心,日日滋补的药材膳食供着;养月子期间更是不曾劳累过,连管家的事儿都让爷给接过去了。每日除了吃就是睡,心情好,自然恢复的快了。”

三福晋和大福晋脸色微变,大福晋还不如何,三福晋却是脸黑如锅底,两人都认为她在炫耀;三福晋是有幸见过一次四贝勒爷对四福晋体贴入微的,自然更能领会她话中之意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三福晋眸色阴冷,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乌灵珠轻笑道:“我能有什么意思呢?三嫂可真有意思,不是三嫂一直在追问嘛!我说了三嫂又不信,不说三嫂还得说我小气。我能如何?只得把秘方跟你们说说呀,我家爷最是敬重嫡妻的,多照顾我一些也正常,不是吗?”

两人脸色变幻,屋里伺候的人则低着头,生怕被波及。

欣赏够了两人变脸的功夫,乌灵珠理了理身上的衣裳,“看过大嫂无事我便放心了,前面宴会该开了;有机会再来探望大嫂,弟妹先走一步。”

“奴婢告退。”

田嬷嬷紧随其后,出了正屋,完琦跟苏嬷嬷也跟了上去,三人拥簇乌灵珠前行,很快出了正屋。

三福晋掐着手帕,恨恨道:“大嫂,你看她得意的样儿,好像就她有爷们儿似的,狐媚子。”

“三弟妹慎言。”大福晋揉着额头,“我乏了,三弟妹也去吃酒吧,该开宴了。”

三福晋无奈何,只能客套几句走了。

大福晋靠在床帏上,皱着眉头,她身边贴身伺候的嬷嬷上前道:“福晋,您歇会儿,别多想。”

“嬷嬷,你说三弟妹说那些是什么意思?”狐媚子?这些话可不能形容嫡福晋,四贝勒家的做了什么?

贴身嬷嬷道:“那也不管咱们的事儿,您现在有了嫡出阿哥,地位稳固比什么都重要;以后您再也不用担心被其他福晋比下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大福晋也着实累了,躺下后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大福晋是不喜欢四福晋,但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也是她站稳脚跟的日子;欢喜掩盖了不喜,就算再讨厌乌灵珠也勉强能看了。

一场宴会,在太子妃的主持下没什么意思,吃吃喝喝就散了。

迈出直郡王府,由完琦伺候登上自家马车,乌灵珠坐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潮袭来,马车里的暖炉竟是还未熄灭,一直保持着热乎劲儿。

“爷还没出来?”

“爷可能还在前院。”田嬷嬷回话。

乌灵珠微微颔首,“完琦,你去看着点儿,爷回来了请爷赶紧过来。”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