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三百九十七章 乌龙

作者:风中的秸秆字数:2617更新时间:2019-11-27 21:41:43

赵子夜话一出口,心里就有些后悔。

这天煞宗他父亲是宗主,还有大长老一方的势力加以牵制,他是天煞宗的少主,但还不能代表天煞宗与某一方的势力开战。

他也是心中怒极,这才口不择言。

他本以为来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正想回去就看到这黄杉男子手里拿着玉盘冲了过来,二话不说就用一根狼牙棒将店铺给砸的稀烂,没来的及跑过来的掌柜和几个炼气期的小伙计现在还生死不知。

这可是裸的打天煞宗的脸啊!

恒姓男子听到天煞宗名头,双眼中露出一丝忌惮之色,但再次催动阵盘,嘴里冷冷的说道:“昨夜是你们囚禁我的铁甲尸的吧?”

“铁甲尸?”林瑶一听眉头一皱,看这结丹修士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,总感觉落入什么套中。

“前辈,我们昨夜是被一只殭尸追杀。据我们调查和药园失窃有关联。”林瑶上前一步,平静的说道。

林瑶的这一番话让冷眼旁观的几位结丹修士都吃了一惊,就想听下文。

恒姓修士一听心中大怒,忽然将强大的神念朝着林瑶的身上狂压而去。

林瑶娇躯猛的一颤,玉脸变得煞白,身躯在微微的颤抖。

“瑶瑶!”赵子夜大惊,拿着手里黄色的小叉就像恒姓壮汉冲去。

围观的四位结丹对视了一眼,但也许出于某种原因考虑,并没有立即出手相助。

恒姓男子随手一挥,黄色的小叉被一股狂风席卷,被卷飞了十几丈落入了人群中。

他这才冷冷的看了赵子夜一眼,继续给林瑶施加压力,已变得煞白的小脸变得鲜红欲滴。

眼见林瑶快要支撑不住时,那些庞大的灵压忽然在离林瑶不远的地方,猛的溃散消失。

恒姓男子急忙用眼神扫向了身后的几位结丹,却发现他们脸色也满是惊疑,他一下子愕然起来。

“是哪位道友再此,何必偷偷摸摸的不敢见人?”恒姓壮汉脸上狰狞之色一闪后,强压怒气大声说道,根本不去看已瘫坐在地上的林瑶。

“你是谁家的小子,竟敢在此口放狂言?”忽然一声空灵的声音传来,那声音震的几位结丹修士都脸色大变。

接着雾气涌出,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色玄服的中年男子,头上还带着斗笠。

他是秘密来秦城去办一些要事,本不打算露面。如果恒姓男子试压的对象是赵子夜他还懒的去管这种闲事,但这家伙好死不死去动林瑶。

她和林瑶的那位玄师祖可是挚友,也曾见过林瑶几次,自然也知道林瑶嫁给赵子夜为妻之事。

他本以为林瑶嫁给赵子夜,两个人算的是上珠联璧合,天作之合。

他要是再不出手事情就闹大了,弄不好正魔之间又是一场猜疑。

一见有人突然出现,站在后面的四位结丹吃了一惊。很快他们就感应到男子元婴期的修士,认出身份后脸上有些惶恐。

林瑶看到天空中漂浮的人影,挣扎着站起身恭敬的说道:“晚辈林瑶,拜见秦师祖!”

“你放心,此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!”

华服男子叹了口气,转首看了黄杉修士一眼,双目冰冷的盯着几人不语,但身上的气息一点点放出,压的他动弹不得。

“前辈别误会!晚辈没有恶意。在下血灵宗恒阳,家师是门中的玉魂真人。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位女子,绝不会至他于死地的。”恒姓修士目光迎了上去,心中咯噔一下,顿时连连赔笑道。

他的心中也是疑云重重,听这元婴修士的口气这女子大有来历,他好像闯下了一件祸事。

“玉魂真人?”男子一听眉头一皱,觉得非常耳熟。但稍稍一思量,就想到了此人。

这不是血灵宗元婴老怪中的一位吗?此人进阶元婴比他晚一些,但心狠手辣,极为护短,要是拿他的弟子立威,肯定会惹下一些麻烦事。

华袍男子陷入沉思,恒姓男子看出了眼前的元婴修士认识自家的师尊,心头安定了不少,知道这条小命保住了,但他还是要对此事解释一下。

“前辈既然认识家师,那肯定是家师的故交。晚辈刚刚心急,行为有些冒失,还恳求前辈给个机会我来赔礼。不过晚辈办的事也与灵矿失窃的事有关,有一些线索也是指向这位仙子的。要不还请前辈做主,我等仔细核对一番,看看是不是弄出了什么误会?”恒姓修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他也没想到还能惹上元婴修士。

秦姓男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又将目光转到了刚刚看热闹的四位结丹身上。

“我记得城中的规矩是不允许打斗,你们四个难道是死人?还是以为这上面没人管,就可以无法无天,肆无忌惮?”男子冷冷的看着四位结丹,冰冷的说道。

“我等疏忽,自当领罚。”为首的紫袍修士恭敬的说道。

“很好,你们先去将事弄清楚,每个人领雷鞭二十,已做惩戒。下一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处罚可就没这么轻松了。”秦姓修士声音冰寒丢下一句话,整个人没了踪影。

“多谢前辈开恩,晚辈以后定不敢犯!”

原本看热闹好好的四个结丹听到处罚,心中不由郁闷之极。这还真的是天降横祸,挨了这二十下雷鞭,最起码要有三月才能起床的。

见元婴修士离开了此处,领头的紫袍修士长出了一口气,和身后的三人心有余悸的停止了身子。他们的目光都朝恒姓男子扫去,目中露出了恼怒之色。

若不是他在城中大打出手,他怎会被抓个现行,身上还要背着雷鞭之刑。

一个圆滚的胖子面色一板,正打算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语,面对的紫袍修士却拦着,落在地上对林瑶客气异常的说道:“这位仙子,此事我等几人也有失职,如果您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,我等自当竭尽全力。”

紫袍修士的修为有结丹中期,但他对林瑶却极为客气,一副平辈相交的态度。

那胖子有些愕然,但想起面前的女修和那位元婴修士的关系,一个个脸上也涌起了笑容,只留下恒姓修士满脸的尴尬。

他想下来说几句软话,但这周围都是筑基的修士,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就算是丢光。

但要是不下去,说不定会引起那位元婴高人的不快,那事情就更麻烦了。

林瑶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丹药,吞服下去后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平常,冲着几人施了一礼温婉的说道:“四位前辈,这事情很可能是误会,我想请这位前辈与我一起去验证,我感觉里面存在一些误会。能不能请前辈带我们去一处静室?”

“没问题,符兄你留在此地清理,一起前去议事大殿吧。”紫袍修士点了点头,满口答应了下来。

接着三人身形晃动了几下,就飞到了半空,赵子夜恨恨的看了一眼恒姓男子,带着林瑶紧随其后。

恒姓男子面容阴晴不定,早知道就绕一点原路将邓星剑也请过来。此事是因他而起,现在责任却落在他头上,这让他心情很不爽。

很快他身上遁光一起,也紧跟着落到内城的中央。

在一处幽静的大殿中,几人早已在大殿中等待。

林瑶看到恒姓男子走进来,站起身来施了一礼,然后轻声说道:“这位前辈,我们的目的一致,都是想抓那位破坏灵矿和药园的小贼。我夫君刚刚言语上也得罪之处,还请前辈海涵。”
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